line-2500-x-1686-10  

「大同電鍋55週年徵文得獎作品-優勝獎黃基哲」

 

那河畔的金柳,是夕陽中的新娘;波光裡的豔影,在我的心頭蕩漾。
軟泥上的青荇,油油的在水底招搖;在康河的柔波裡,我甘心做一條水草!
那榆蔭下的一潭,不是清泉,是天上虹揉碎在浮藻間,沉澱著彩虹似的夢。
尋夢?撐一支長篙,向青草更青處漫溯,滿載一船星輝,在星輝斑斕裡放歌。」

在康河旁,推開了窗,點起一根最後的尊爵,押下兩個開關,其中一個開關流洩出熟悉的台語老歌,另一個開關亮起熟悉的紅色。半趴在窗台上,看著野鴨愜意游水,緩緩滑過,對岸的划船隊奮力划槳,形成衝突卻又完美和諧的強烈對比。

=====================================================

剛離開台北,要飛來這個距離半個地球,不論從東半球繞或是西半球繞,飛行時間都會超過15個小時的陌生地方,別說老爸老媽了,就連自己也一開始搞不清楚自己會在什麼地方。
「是St John's College, Cambridge的臨床醫學學院。」我看著教授寄來的Email,過了許久才繃出這句話。
「蛤?」爸媽坐在螢幕的另外一端的沙發上,老爸戴著老花眼鏡,不斷試驗剛換的電視遙控器,老媽大概是唯一專心聽我說話的。
「是劍橋大學的聖約翰學院,教授的國科會補助過了,可以帶一個人過去。」我故作鎮定。
「劍橋...?那不是在...」
「嗯,英國。」我不斷滾動滑鼠,好從一堆英文單字中拼湊出一些可以讓老人家簡單理解的資訊:「我們有簡單的研究員宿舍可以住,而且宿舍就在康河旁。」
「康河?康橋?徐志摩的《再別康橋》?」老爸終於從電視中回神。
「是啊,就是那個。」
老爸想也不想就說:「可是徐志摩不是坐飛機...」老媽眉頭一皺,連忙接話:「但是英國真的太遠了...加上妳人生地不熟的,教授不派別的學生去嗎?」
我笑了笑,離開電腦,坐在椅沿,摟著兩老:「誰叫你們生出來的女兒太聰明了,教授不肯放人哪!第一指名楊曉帆的嚕~」我緊接著說:「而且這一去也才一年,就當作是去遊學增廣見識嘛,別太擔心我。」左臉親親老爸,右臉親親老媽,這件事情就這麼定下來了。
老爸老媽一向拿任性的我沒輒,直到上飛機之前,他們才各自拿出唯一的堅持。「一定要帶這個去嗎?那邊又不是荒郊野外,餓不死的。」我苦著臉。
「不行不行,出門出外可不比在家,有諸多不便的,帶著這個,食材入鍋,開關按下去,簡單又方便,帶著帶著。」這是老媽唯一的堅持,我只得抱著電鍋上飛機。
老爸的堅持比較讓人冷汗直流,他只在我耳邊說了句悄悄話:「在免稅商店買一條帶著用,那邊物價很高的。」一副高深莫測的樣子。
後來我才知道,自己每次以為神不知鬼不覺的偷拿老爸菸盒的香菸根本就是個大錯誤。
後來我才明白,在異鄉的遊子通常都會有個精神寄託,而我依賴的,並不是香菸本身,而是老爸身上淡淡的菸草味道。
然而最慶幸的有兩點,聽從他們兩老的堅持,在英國買一包香菸,機場免稅店可以買一條。
除了傳統的家常菜之外,從台灣帶來的這個小家電也可以包辦絕大部分的料理,尤其教授有時會帶同事回家吃飯,當他們知道這看似不起眼的紅色鐵鍋,竟然能夠變化多端,創意無窮,不好意思說是成功的國民外交啦,但是大家能夠吃的盡興,吃的開心,吃的健康,才是最重要的。
忘記是什麼時候了,我曾經問過老爸老媽的相識過程。在那個傳統的年代,相親是絕大部分男女交往的必經過程,老爸老媽自也如此,只是他們見了兩次面就結婚了,第一次在咖啡廳,第二次約在外公家,光憑兩次的印象就決定了下半輩子,我這個八年級生實在無法想像。
只是老爸一向對感情方面十分內斂,碰到這問題老是顧左右而言他,我只好問老媽。她正忙著做菜,只是笑了笑:「太多年了,我也記不太起來啦,我只知道那個時候我正在滷東坡肉,忙的呢。」打開了電鍋,翻了翻滾燙的滷肉,香味撲鼻而來,我打算拿雙筷子先偷夾幾塊肉來嚐鮮,老爸的聲音在客廳就傳了過來:
「喔喔喔!!今天是東坡肉吼,我飯已經裝好了,可以開動了!」
我和老媽對看一眼,相視而笑。

=====================================================

下午四點半,家門緩緩打開,教授回家了,照例直奔廚房。
「曉帆,我回來了...喔!今天做了什麼好吃的,這麼香?」
我看著教授略為灰白的頭髮,微微一笑:「鳳梨苦瓜雞,不知道你喜歡不喜歡?」
「喔喔喔!!喜歡!當然喜歡!我們什麼時候吃飯?」
我和教授對看一眼,相視而笑。

,
創作者介紹

大同3C

大同3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